相關新聞
  暫時沒有相應新聞
背景:
閱讀新聞

從設計到文創 品牌如何IP化

[日期:2020-07-16] 來源:美術報  作者: [字體: ]

 

 

隨著“互聯網+”和泛娛樂化的發展,IP 熱潮隨之而來。IP 即“Intellectual Property”,意為知識產權,其原意為“智慧(財產)所有權”也稱為智力成果權。一個強大的IP 品牌,通常能夠讓消費者清晰地識別并喚起消費者對其產品的需求,因此,近幾年IP 由傳統走向開放,包括游戲、影視、動漫、表情包等如雨后春筍般出現,并吸引眾多行業和品牌參與其中。

ADM2020“國潮新生”現場

“地攤經濟”政策的宣導下,全國各地都開始吹響復蘇號角,杭州會展也在積極響應,而作為影響力輻射全亞洲的展會IP以及在杭城成長起來的綜合社交平臺,ADM(亞洲設計管理論壇與生活創新展)更是責無旁貸。近日,ADM2020“國潮新生”發布會在荷花盛開的西子湖畔——西湖博覽會博物館,圓滿落幕。為期三天的2000方展會吸引了多達5千余人線下赴約觀展。

發布會上,杭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胡偉和藍獅子出版創始人吳曉波一起為“國潮新生所”揭幕并與出席嘉賓合影留念;ADM主席、中央美院教授王敏發表了致辭,肯定了“產業+會展”的創新模式,也表達了對ADM的未來發展的美好期許。創始人李健,亞洲設計管理協會秘書長、創始人海軍博士先后發布了產業規劃與未來發展的布局。同時,出席領導和嘉賓還共同體驗了國潮新生所的展覽。

成立于2013年的ADM始于展會,經過多年的發展和沉淀,如今已經成為杭城的一大文化名片,深受年輕一代的喜愛。在互聯網經濟的驅動下,消費環境和消費行為不斷發生變化,各大文創品牌在順應時代潮流的過程中,探索新的發展方式。

熟悉杭州的朋友們知道,1929年舉辦的第一屆西湖博覽會的宗旨是“提倡國貨、獎勵實業、振興文化”,這與此次發布會主題“國潮新生All in Design”不謀而合。30多個品牌臨時展區完美融合于這座歷史濃郁的博物館中,讓當下潮流生活方式與西博會深厚的故事相互碰撞,激發出全新的火花。

國潮涌動,正當其時。中國文創品牌無論在設計、產品質量還是用戶體驗上,都已經成為優秀的代名詞。“國潮熱”的背后不僅代表著新東方美學愈發受到肯定,更代表了時下人們生活方式的變革。作為美好生活的倡導者、參與者、實踐者和推介者,主辦方在這股大潮中更是充當著不可替代的角色。

文創IP 由于其自身的開放性與包容性,受到格外的關注。作為年輕潮流的一代,帽子也是必不可缺的單品,此次與青年潮牌別鬧BIZZCUT帶來的“ADM X BIZZCUT”Design for Fun聯名帽,也在此次發布會上首亮相,瞬間抓住了在場潮人們的眼球,一面是酷炫的綠紫色撞色設計,一面是百搭沉穩的黑色,雙面設計讓人猶如入手兩頂帽子。

在這場別開生面的展會中,記者發現幾只印有《讀者》封面圖案的單品包包,一下子就把我們帶回到了那些年。毋庸諱言,《讀者》在70、80甚是90后心中占據了讀書時期的美好閱讀時光,而它亦被譽為“中國人的心靈讀本”。本期邀請CulCreat×《讀者》聯名款的獨立設計師講訴他的設計獨白,滿滿回憶。

ADM自成立以來,始終相信設計驅動的力量,不斷給大家帶來新生活、新文化、新社交的多維體驗。希望通過此次發布會,向大眾展示新國貨的力量,實現品牌IP化,讓大眾深度感受文創與現代潮流融合后的新奇體驗,助力國潮“新生”,助推產業聯結,探索設計驅動下的新價值。今年的發布會到此告一段落,正式的展會+論壇將于11月初在杭鍋老廠房舉行。讓我們在深秋相約,繼續給大家帶來不一樣的“國潮新生”。


[延伸閱讀]

重拾兒時翻閱的《讀者》一位臺灣設計師的內心獨白 

身高194cm的徐之博與別人站在一起,總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。聽他講話,一口的臺灣腔,瞬間又把這位高大的男生形象變得有些“軟萌”。徐之博生在美國,長在臺北。在全球化發展的背景下,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以及世界觀,他從初中時候就來到上海就讀國際學校,大學時期去到加拿大留學,后又回到上海,如今已在上海待了十多年。

 

CulCreat×《讀者》聯名款包包

徐之博是90后,年輕的他已經是CulCreat品牌的主理人(CulCreat源于文化與創意兩個英文詞的縮寫),去年他與《讀者》聯合做了一款包,一鳴驚人,勾起了眾多文藝青年的回憶。說起與《讀者》的淵源,還得追溯到他的國小時期。“我雖然讀的是國際學校,可《讀者》是老師推薦的必備課外閱讀??催@本雜志主要是為了提升中文造詣,時間長了,它確實給我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,每篇文章寫得都那么美,那么富有哲理又溫暖人心。這個閱讀習慣一直持續到高二高三,后來因為被歸類為閑書,就看得比較少了。但現在重新拿起,倒是可以讓我在浮躁的生活中獲得些許安寧,可以停下來思考。”

隨著電子信息的爆發,雖然人們獲得資訊越來越容易,卻也抹殺了文字的情感??僧斘淖殖霈F在紙張上,文字變得可保存,有記憶;一種能封存的感覺,讓人留念。為什么要做這款包?在與書店君的對話中,徐之博講述了這款聯名背包的經歷和感觸——來自于再看《讀者》。一款包以新面貌出現,以年輕人喜歡的形式延續下去,這本雜志對他來說,承載著一代人的記憶。如何讓它既保留年代感,又保持先鋒性,是設計師一直熱衷做的事。所以與《讀者》一樣撫慰心靈的紙質包,將人文關懷由背包植入了人們的生活與內心。

“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有同感,重新拿起紙時,會發現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書寫。文字變成了如鯁在喉的陌生,壓力不能流暢抒發,這種心情會讓人莫名難過。”徐之博談起包包的設計理念時說道,其實紙承載了太多美好且溫暖的記憶。就如制作《讀者》聯名包,它打開了設計師對于紙的著迷。這款包采用水洗牛皮紙這種可水洗、可降解的環保材質,由純天然纖維紙漿制作而成,因此它如紙一般輕薄,卻堅韌如皮革,耐撕耐磨,可水洗、可熨燙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背包留下自然的褶皺和紋理,那是只屬于個人的獨特印記和溫度,記錄著生活的痕跡。“把傳統的紙重新定義,創造賦予新的生命呈現在消費者面前,就是我們的文創。”

之前設計團隊內部碰撞商榷的時候,為了選取哪一期《讀者》封面而爭論不休。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,給每位閱讀者對于雜志的印象也各不相同,所以最后決定——留白。為背包表面附一層透明覆膜,用以替換“封面”,覆膜不易刮花褶皺,可以DIY自己喜歡的封面作為“替芯”。但在最終定稿時,徐之博團隊還是給出了自己對于《讀者》的詮釋,基礎款分為東方女神和西方女神兩個款式:東方女神為《讀者》創刊號封面娜仁花,紅色浪漫,致敬創刊號;西方女神為達·芬奇畫作《蒙娜麗莎》,綠色沉靜,復古返潮又不失個性。側背包整體大小和一個iPad相當,輕松hold住日常出街小物,而零錢包,正面是著名書法家趙樸初先生提的“讀者”二字,反面是經典的小蜜蜂形象,寓意“采百家之蜜,成一家之言”。其IP 文創的研發設計與賦能,是讀者(上海)文化創意有限公司運營的方向之一,從此次聯名款的成功案例背后,更折射出了經典IP的無限可能。

收藏 推薦 打印 | 錄入:chda | 閱讀:
买股票的平台有哪些